英首相提“脱欧”替代方案:成不成,谁说了算

2020-04-06 作者:网站首页   |   浏览(135)

  严重的保守党内分裂,使英国两大政党之一的工党,对“脱欧”结果的影响举重若轻。若无工党议员支持,任何“脱欧”计划都难获下议院通过。那么,梅能否化干戈为玉帛?

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4日,英国伦敦,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内阁会议结束后发表脱欧声明。视觉中国 图14日晚,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政治生涯中最重要的会议结束了。这场原定三小时的内阁会议,开了五个多小时。会后,梅首相面带倦容,面对现场有人高声抗议,她勉强打起精神,宣布英国与欧盟谈判达成的脱欧协议草案得到了内阁支持。

  杂音四起

首先,梅首相得拉住北爱民主统一党。里斯莫格议员已号召硬脱欧派成员与北爱民主统一党加强接触,组成反对梅首相的统一战线,撺掇其在议会投票时“倒梅”。尽管北爱民主统一党已表示还没到考虑改变支持梅首相立场的阶段,但已有该党议员公开批评这是个“糟糕的协议”。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尽管特蕾莎•梅此前称自己将专注于跨党派协调,但由于目前不太可能获得工党方面的广泛支持,已经转向寻求党内议员更多支持。不过,唐宁街坚持表示,跨党派磋商仍在继续。

在这份协议中,尽管梅首相充分考虑到了“政治盟友”北爱民主统一党的关切,但该党并非百分百满意,由于欧洲单一市场与关税同盟之间的贸易不是完全无障碍,北爱与英国本土之间存在“制度关卡”的隐患。爱尔兰已有报道称,新的“保底方案”将使北爱与欧盟建立比英国更加紧密的经贸关系。北爱民主统一党已对此表示不满。

  不过,上述议题都不在梅设定的讨论范围内。在“脱欧”谈判期间,梅已经确定了她愿意讨论的条件,其中包括“无协议脱欧”、推迟“脱欧”、边境“保障措施”等。但这些条件让她在多个方面失去了不同派系议员的支持。

不过,摇摆议员们这种“各自为阵”的乱烘烘局面也许有助于协议通过。脱欧时间所剩无几带来决策压力,脱欧方式众说纷纭带来选择压力,无协议脱欧可能性增加带来危机压力,太多压力会“倒逼”更多议员投票支持梅首相。

  稍早前,梅为推进“脱欧”替代方案,展开跨党派磋商。但工党领袖科尔宾称,他参加跨党派谈判的前提条件是排除“硬脱欧”选项,特蕾莎•梅称这是“不可能的条件”。

如果议会否决协议,脱欧何去何从

  在此前“脱欧”协议草案中,梅同意了一项“保障计划”,防止欧盟成员国爱尔兰与英国北爱尔兰地区间出现硬边界,据此可以确保签署逾20年的北爱和平协议能得到遵守。但此举却得罪了北爱尔兰民主联盟党,令该党在此前草案表决中,全部投下反对票。

梅首相不得不加大做这些议员的工作。针对软脱欧派,她会强调脱欧是大势所趋,协议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在最后一刻争取到的最好结果。针对硬脱欧派,梅首相会强调“诸害相权取其轻”,硬脱欧派如无法提出其它务实方案,只能接受协议,否则将承担无协议脱欧的全部责任。保守党党鞭史密斯作用也很关键,在脱欧之争已超越党派界限之际,他面临着如何凝聚党内共识、巩固党内票仓的巨大压力。

  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领袖阿琳•福斯特表示,否决方案,是为“全英国的最高利益”。议员们担心方案会对北爱施加更多欧洲规则,且有关“英爱边界”问题的内容也或致英国分裂。

二是举行二次公投。 自民党强调民众在脱欧问题上拥有最终决定权,因此应举行第二次关于脱欧的全民公投。前政要也纷纷呼吁留欧,三个前首相布朗、布莱尔、梅杰、两个前副首相克莱格、赫塞尔廷都在呼吁举行二次公投。伦敦还多次举行民众大游行,要求进行二次公投。但总的看,除非民意短期在脱欧问题上发生根本性变化,二次公投可能性很小。梅首相已明确反对二次公投,不希望因此引发政治上的波动。在目前脱欧与留欧的民意支持率十分接近,留欧支持率甚至个别超过脱欧的情况下,脱欧派也不愿冒二次公投“逆转”脱欧结果的风险。留欧派在上次脱欧公投后已分化为软脱欧派和坚定的留欧派,也不全支持二次公投。

  路透社分析认为,特蕾莎•梅面临的困境是,很难有一种政策调整,既能够尊重她的谈判条件,同时又能够争取到足够议员支持以便获得议会批准。

脱欧还有三条“出路”。一是“无协议脱欧”。 无协议脱欧会导致英国与欧盟两败俱伤,不仅重创英国经济,也会给欧盟带来消极影响,甚至威胁世界经济发展。

图片 1资料图:当地时间1月15日晚,英国议会下院以432票对202票,投票否决了此前英国政府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

财政大臣哈蒙德声称,如无协议脱欧,英国今后15年的经济增速最多将下调8个百分点。欧盟方面也会遭遇类似“困扰”,但严重程度不可与英国同日而语。欧盟最担心的是在无协议脱欧背景下,北爱与爱尔兰很可能出现硬边界。英国政府也坦承,北爱边界将“面临异常严峻的挑战”。此外,无协议脱欧引发的混乱可能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给世界经济带来冲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此前曾警告,“无协议脱欧可能诱发全球金融危机”。

  角色四:其他人

北爱边界问题是引发各方争执的焦点

  当然,保守党内也不乏“挺梅派”的声音,但他们能否说服有着南辕北辙想法的同僚、挽救梅的“脱欧”方案于水火?此前的答案显然不尽如人意。

爱尔兰与北爱尔兰的边界问题十分复杂,事关北爱和平进程成果。各方已达成共识,避免北爱边界出现设有海关、口岸、检查站等实体边界基础设施的“硬边界”。由于北爱边界问题的解决与英欧下阶段自贸谈判息息相关,双方同意在英欧自贸谈不拢的情况下,就北爱边界问题设立“保底方案”。欧盟此前曾提出“保底方案”,将北爱单独纳入欧洲单一市场或关税联盟,将爱尔兰海划为英欧的“贸易边界”。梅首相对此坚决反对,声称“任何英国首相都不可能接受”。梅首相随后也提出两个“保底方案”,一是英欧采用不同税率,通过高科技手段解决北爱边界的关税问题;二是英国在货物及农产品贸易上仍留在欧洲单一市场。这两个方案又被欧盟否决了。

  有分析认为,若梅能删除或修改“保障措施”,或能赢得党内批评派人士的支持,并将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重新拉拢过来。此前也有报道称,英国拟寻求与爱尔兰订立双边条约以删除“保障条款”。然而,爱尔兰多名官员均表示不予考虑,欧盟委员会方面也很难同意。

最后,协议通过更多寄希望于工党的“反叛议员”。工党领袖科尔宾已表示将反对保守党“不利于国家”的脱欧协议,但目前协议与工党主张英国留在关税同盟的立场十分接近,有可能吸引工党中的温和疑欧派“倒戈”投赞成票,这些票估计在20票以下,尚不能补齐保守党的差额。

图片 2(编辑:刘莉莉)关键词:

尽管内政大臣贾维德和环境大臣戈夫在会议中表达了强硬立场,而且最终有9名内阁大臣对协议草案表示了反对或“不同意见”,但至少目前还没传出内阁大臣辞职的坏消息。梅首相晚上应该能睡个好觉。欧盟方面也宣布脱欧谈判取得决定性进展,公布了长达585页的脱欧协议草案,并考虑将于11月25日举行特别峰会来审议脱欧协议。

  目前,工党的立场是寻求举行大选,如果无法做到,则考虑支持二次公投。科尔宾此前称,工党希望与欧盟维持关税同盟关系,实施单一共同市场,以便更完善地保护劳工和消费者。

正是这些限定条款,点燃了英国硬脱欧派和北爱民主统一党的怒火。在硬脱欧派眼里,英国留在关税同盟却不能自主退出,无异于画地为牢。所谓“审议委员会”决定,其实还是由欧盟说了算。英国有可能永远留在关税同盟,既无法与其他经济体签订自贸协议,还得在诸多重要领域接受欧盟管制,听命于布鲁塞尔。而且欧盟将北爱与英国本土区别对待,可能助涨英国地方分裂势力。如此脱欧,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前外交大臣约翰逊直言批评协议将使英国沦为欧盟“附庸”。

  分裂的议员们各打“小算盘”

梅首相被英国媒体称为时代的“悲剧”。英国政治素以理性务实而着称,近年却因脱欧变得疯狂。脱欧不仅撕裂了传统的党派共识,也给英国发展带来巨大危机。带领英国转“危”为“机”需要的是像撒切尔夫人一样英姿勃发的强健人物,而时代却选择了谨慎小心、稳健务实的梅首相。梅一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经历无数争斗,仍然存活下来。在脱欧或明或暗的前路上,梅首相能笑到最后吗?

  与遭否决的“脱欧”协议草案相比,这份替代方案仅做了“微调”,更像是对原有方案进行调整的重新阐述。此后,议员们将提出系列修正案,英国下议院议长将决定哪些修正案会提交表决。

三是重启谈判。 议会否决梅首相脱欧协议后,可以要求政府重新与欧盟进行谈判。如欧盟同意延长谈判时间,英方可以大幅改变谈判立场,尝试商谈新的协议。梅也可能遭遇政治危机而下台,保守党新领袖无法顺利组阁,只得再次进行大选,如果是科尔宾为代表的留欧派或约翰逊为代表的硬脱欧派上台,可能将画出完全不同的脱欧路线图。

  坚决维护自身利益的保守党盟友

其次,最不安稳的“票源”来自保守党内极端派,一边是强硬脱欧派,估计在20票左右,他们认为梅首相的脱欧协议“背叛”了脱欧初衷,必须反对。另一边是彻底留欧派,估计有5票左右,他们反对英国以任何方式脱欧。

本文由皇家赌场网址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英首相提“脱欧”替代方案:成不成,谁说了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