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听荷》港澳游笔会(何方)审核:飘忽的云

2020-01-24 作者:新闻动态   |   浏览(101)

滴滴香江水

记《听荷》港澳游笔会

文:老山 编:清风

文:何方 编:飘忽的云

写在前头的话:
2012年8月17日至21日,受《文学风论坛》清风(梁长伶)站长之邀,我参加了《听荷》文集港澳旅游笔会。这次笔会意义非凡,她圆了我多年来的港澳之梦。
四天的港澳笔会虽然短暂,但却让我受益匪浅,增长了见识,结实了朋友。在此,要感谢清风大姐的精心组织和安排。
港澳笔会之后,我顺路游历了厦门、福州、上海、承德和天津等地。本打算把所有的游记写完一并躬献,但觉得还是先把港澳笔会随记拿出来,与大家共享的好。于是,奉上拙文两篇,请大家批评。
进入香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心仪已久,也向别人打听过,可是,到了深圳的皇岗海关,才知道,每天十几万人从十几个通道过去是谈何容易?
到达海关之前,导游告诉我们:香港的矿泉水是非常贵的,而且酒店里的水也不好喝;香港的电压是110V的,手机相机不能直接充电;香港的酒店不提供一次性的拖鞋,如果用了他们的,会染上香港脚的。于是,大家纷纷到她指定的超市,买水、买转换器、买拖鞋,一路背着、拎着苦苦排了五个小时的队。
我们的水是由一同去的冰云买的,买之前我告诉她,香港的水、电和煤气都是内地供应的,虽然一国两制,但水是绝对分不开的。因此,我们一个人只买了两小瓶水,这为后来的旅游提供了方便。
过关之后,我们立即开始了景点的旅游。海洋世界建在山上,我跟同行的笔友开玩笑:难道海是在山上的吗?笔友认真地跟我说香港寸土寸金,不可能像内地一样随意就开出一个广场来,只能依山傍海修建公园。
他说着,我的思绪则回到了家乡。我们那个小城虽然不大,但像海洋公园这样大的广场就有四、五个,每天晚上“僵尸舞”的音响震耳欲聋。
港人大概不太注重锻炼,他们把时间用在做生意赚钱,锻炼脑子;而内地人则偏向于锻炼身体,四肢发达得非常结实。内地人精力有余,香港人精力不够。如果那样说起来,还是内地人富有,因为内地人有的是时间吃喝玩乐、锻炼消耗,不像香港人那样把精力都用在生意上。
海洋列车把我们送到山顶广场,那里有摩天轮、过山车,有许多年轻人可以玩的,由于是免费,玩的人自然要多,每个游乐场入口都排着长长的队伍。算下来,导游给的时间还不够玩一个项目的。湖南的小妹妹似乎下了决心要玩,连海豚的精彩表演都没怎么看,就拉着我们去排飞天椅。可能是不够刺激,想玩的人少,她如愿地排上了号,兴高采烈地坐上去,飞了几分钟。
导游告诉我们,香港不是旅游观光的地方,而是购物的天堂。到了这里要实行“三光”政策:把腰包掏光,把钱花光,为国争光。我们的任务是利用从下午三点钟入境到晚上八点钟之前,把三个景点全部走完。
出了海洋公园,旅游车把我们拉到浅水湾。还好,虽然海岸边的电子钟标志着已经是晚上6点,但天色不暗,游人不减,海边的游客们正在喊着号子,迎接一个高过一个的海浪。
导游让我们看与海岸线垂直的山坡,那边沿山势建造了许许多多楼房。她一一指给我们看:那红的是刘德华的豪宅;绿的是董特首的寓所;灰的是成龙大哥的住处。我在心里想,难怪他们能够登峰造极,原来起步就高,直接住在山上了。
天色已晚,旅游车再次启程,把我们拉到香港的最高景观——太平山,站在那里,可以把整个香港一览无余。
一天的行程结束了,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宾馆,洗浴之后准备上床睡觉。和我一起住的晨峰兄是来自辽宁的笔友,在当地一直搞宣传工作,写文章、拍照、摄影样样精通。我们很唠得来,就躺在床上说文字,讲拍照,大有相见恨晚之势。
导游小马接了个电话,让我们赶紧起床,去本次笔会的组织者清风大姐的住处。晨峰兄突然想起,今天是大姐的生日,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于是,我们立马起床,见晨峰兄拿上了单反相机,我也就不带那个价格低廉的数码相机了。
清风大姐的住处好不热闹,山南海北的人欢聚一堂,为大姐祝寿。
清风大姐是湖南人,性格豪爽泼辣,既有文人风骨,又有领导者的威严;慈眉善目里透着南方人特有的精明;语谈举止中又有着为人处事的谦恭。虽然在论坛上,在电话里“见过”许久,但真正意义上的见面还是头一次。
大家吃着各地带来的小吃,唱着地方戏和拿手的好歌,让大姐开心,因为是在特别的地方过生日,情景就别有一番风味。
正如导游的完排,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就一个接着一个商店地走。“不到香港不知道自己兜里的钱少!”香港不产金、不产银,更没有珠宝矿藏。但是,那里的商品就比内地便宜,特别是电子产品,IPNENO4S在那里竟然比内地便宜一千多元。
香港的购物不让人心烦,大多数人都是自愿掏腰包,恨不得买光柜台里所有的商品。我们笔会里自然不乏有钱之人,这个买了万余元的项链,那个买了高档的数码产品。因此,晚上我们又把随车带的物品搬回原来住的房间。导游说,如果不是我们购物的积极踊跃,那么晚上很可能要住三星级以下,甚至没有星级的酒店喽。
本来是游香江的夜景,看两岸的灯火,可是,由于购物任务提前完成,我们在黄昏时刻就登上了游船。
对于香江的具体位子,我上网查了半天也没查到,但却有一说就是我们坐船游览从码头到入海口的那一段都是香江。
由于是黄昏时刻,江水显得浑浊,相向的行船急驶而过,掀起的浪花溅到身上,能闻到淡淡的腥气。
一天的行程结束了,依然是我跟晨峰兄、导游小马住一个房间。说起小马,他已经不算是导游了,他是带团的,从深圳过来,他带了五个团。而我们的导游,全部是“地接”,入境之后的第一个导游姓朱,三十几岁,黄黄的,瘦瘦的,还总愿意穿一身黑裙装。就是她让我们买了那么多的水、转换器和拖鞋。在酒店,她说的只有一样可以用,就是几个人同时充电需要多加转换头,可是,只要顾客需要,酒店会把转换头免费派送到房间的。香港的水是贵了些,一瓶矿泉水需要五元钱,可是,酒店里的快壶烧的是内地供应的水,不仅可以喝,还可以凉了以后装瓶带走;而拖鞋就更加离奇了,别的酒店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们住的酒店一次性拖鞋是一天一换的。而且我敢断言,那些入住酒店的人百分之九十九是内地人,得香港脚的几率不是很高的。第二个导游叫小龚,胖胖的,白白的,与小朱反差很大。她的讲解很到位,推荐商品也有一定的功底,决不带明显的欺骗性。
如果说去港澳码头时上车的也算导游的话,还不如说她是个推销员。她向我们推荐的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象征——紫荆花的工艺品,150元一个,除了一位先前来过香港的女士之外,大家人手一个。东西卖完了,她就下车了,还是马导召集我们登船过关的。
记得那首歌是这样唱的:小河弯弯向东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
这次来港,虽然没有喝到香江水,也没有过分亲近“我的爱人”,可溅到身上的香江水滴也应该是个明证,点滴入微。不管怎么说,让家乡人感兴趣的未必是东方之珠的风采,而是我能混进文学的队伍,堂而皇之地在香港和澳门参加旅游笔会,再加上即将出版发行,收录了我文章的《听荷》文集,就足以让我在那个边远小城自豪个三年五载的了。

渴望已久的文学风港澳旅游笔会于2012年8月20日圆满结束了。四天时间相聚的欢乐是短暂的,香港澳门留下了我们开心的欢笑,深水湾浅水湾留下了我们美丽的倩影,港澳之旅让我们友谊长存快乐永在。

http://www.tudou.com/v/5NlL_5LN7d8/&resourceId=0_04_05_99/v.swf

8月17日上,我们在金柏旅游有限公司的马凯导游带领下,乘豪华巴士来到1997回归中国之场地——香港。来到香港在导游的带领下前往闻名世界的海洋公园。在海洋公园我们乘海洋列车来到山顶,在山顶上远眺大海,多么辽阔、多么壮观,博友、华子、和我一起留影。随后我们来到海洋剧场观看了海豚的精彩特技表演;在水母万花筒馆我们欣赏了五彩缤纷、千奇百怪的水生物。海滨乐园的游乐项目很多,有疯狂过山车、摩天巨轮、冲天摇摆船、飞天秋千、翻天飞鹰、滑浪飞船……海洋公园里玩的人也很多,玩每个项目都要排长长的队。橄榄树和飘忽的云排了40分钟队体验了一把超速旋风摩天轮。时间有限三个小时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一个个丰富的纪念品摊位我们没有时间光顾,大家走马观花在海洋公园里留下了许多难忘的镜头。接着我们乘车来到浅水湾又去了太平山,在沙滩上我们光着脚体验踩沙子的乐趣,面对大海我们看浪花飞溅、听浪涛轰隆;在太平山脚下我们欣赏了香港前任长官董建华家的别墅,还欣赏了影星刘德华、成龙、吴明霞的别墅。旁晚时分我们还坐上游艇欣赏了维多利亚美丽港湾,维多利亚港湾地处香港与九龙半岛之间,这里港阔水深,海岸线很长,南北两岸的景点多不胜数,在游艇上观看一个繁荣璀璨的美丽海港尽收眼帘。香港两天伙食一般般,住的还不错。是四星级丽豪酒店。说来也巧,今天正赶上清风大姐的生日。晚上八点多大家不约而同来到647大姐的住房,我和飘忽的云一进门就送上生日祝福的话,我把从深圳带来的生日蛋糕、鹌鹑蛋递到大姐手里。博友来了,拿来了家乡特产:浏阳炒米、油饼、香干、擂茶。大姐忙把自己从岳阳带的小魚仔、米糕、芝麻糕、牙痒痒辣豆干、参含片.....李佩琳老师也拿出自腌制的甜白辣椒和苦瓜干。橄榄树、冰云来了;晨峰、老山、导游马凯来了。人到齐了,生日晚会拉开了序幕:点蜡烛、唱生日歌、喝擂茶、吃东西、表演节目。“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姐姐......”紫色拿着电视遥控器做话筒深情地把生日祝福歌送给清风大姐。多多、歌声很动听;橄榄树和莎莎的歌情深意切;大姐为我们表演了诗朗诵;来自哈尔滨的大山用日语演唱了《北国之春》;马凯用粤语给大姐演唱了《生日歌》,李佩琳和飘忽的云表演了湖南花鼓戏《补锅》......好开心啊!欢声笑语回荡在房间。歌声让我们快乐,笑声让我们忘记疲劳。

本文由皇家赌场网址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记《听荷》港澳游笔会(何方)审核:飘忽的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