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之四(笛音天涯)

2020-01-31 作者:新闻动态   |   浏览(199)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我的大哥——醉入天籁

 

作者:笛音天涯/编辑:云想衣裳

丧之四

因为婚姻不幸而自卑的我常有一种无颜见江东父老的羞恼和惭愧,父母兄弟也看穿了她狭隘、吝啬背后的薄情寡义,无意有意的对我有些疏远,娶个不贤惠的女人常常成为男人痛苦的根源。现实中的我偏又木讷寡言,不会刻意去讨父母兄弟的欢心。于是误会便慢慢滋生,兄弟间越行越远(这也许只是我的感觉)。俗话说,亲如兄弟,血浓于水,兄弟应该是世间最亲近的人,而我家兄弟,一别十多年,各人并没有刻意地去谋求相聚。一个个散处天南地北,不能见面不说,连电话也通得极少。多少次握着电话,拨了开头的几个数字,又犹豫着挂断。说什么呢?真的无话可说。父母兄弟对我的境况了如指掌、洞若观火,说了徒增烦恼和伤感。我平凡、泛味、沉闷、无趣的生活,又哪有可以述说的资格呢?如果我活得滋润、活得惬意还可以在亲人面前吹嘘、夸耀,让他们分享我的快乐、我的荣耀,可实际上我活得这样的憋闷、委屈、痛苦,说出来只能增加他们的忧伤、烦恼、担心。既然这样还说什么呢?收紧自己的那包盐吧,这是娘对我说的人生格言,因为我的盐比别人少,比别人差。打电话没有话说是很痛苦的事情,久而久之,我一看到亲人的电话就涌起一种惊悸和不安,那本该是亲情的享受和交流变成了心灵的煎熬和苦刑。是的,没有几个人能够明白这种无奈和悲哀,亲如兄弟的牛猴子也无法真正地体会,最多隔靴搔痒的有所感觉而已。苦乐自心知,只有自己才明白自己的事。
兄弟们的容貌都已淡漠,只剩下昔日的印象,看着自己鬓边的白发,想起大哥比我大将近二十岁,头发该已全白了吧。二哥大我八岁吧,他活得开心,他是不会衰老的,他一头乌黑飘逸的头发是不会白的。从小到大我没有看到他头上有一根白发,但我记得他读高中是因为用脑过度,掉了许多的头发,差点成了一个秃子。但后来长出的头发越发地漆黑柔顺,是一头真正的美发。三哥的头发一向黄多黑少,还夹着无数的红发,懂事后,一直看他为头发烦恼、叹息,为头发折腾不止。三哥只大我四岁,他最会寻开心,应该不会老吧。
我家兄弟四人,人人酷爱文学,大哥碧野、二哥碧峰都有很深的造诣。三哥性格比较浮躁和油滑,爱音乐更甚文学,他的“文学”只是一种门面的装潢,是为了吸引女孩子的武器所以他给我的印象是人有点浅薄。自古文人相轻,兄弟也不能免,所以我对哥哥们的文学才华并不看重,我敬佩大哥是因为他的功夫——醉棍,二哥则是他的书法和绘画。呵呵,我自己呢,什么都喜欢,什么都不行,唯一自负的功夫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只是花拳绣腿,不堪一击的。就将奔四,老不以筋骨为能,我还是说我一无是处的好,否则那个高手知道了上门挑战我不是死路一条吗?
早就听说大哥开了博客,二嫂说大哥快六十的人在网上卖弄风骚,引得许多三四十岁的女人投怀送抱。我听了只当做笑谈。心里还有些许辛酸,一个作家如果只靠在网上吸引读者,那是否是一种沦落、一种悲哀呢?
二哥是只玩QQ,不写博客的,网名回归自然,,有时写点日志,果然颇有回归自然的优雅、散淡、高洁、轻松、写意------文字里流露出的泥土的芬芳,花草的清香。
曾在一个叫张三的网友的日志里看到他对一个叫醉入天籁的人的高度评价,说他是网络上的奇才,文坛的巨人。在他心里是一座泰山,令他高山仰止,敬佩无限。张三文字不错,他心目中泰山般的人物自然非凡,也令我顿起好奇之心。但我找遍张三的空间,没有看到醉入天籁的文字,询之,张三说博客里的文字他转不过来,要我到博客里面去看。可我一个菜鸟,连什么叫博客都不知道,还谈么子看咯?文坛上的巨人太多,像矛盾、老舍之流世人都顶礼膜拜的我并不欣赏,路遥并无大师的光环,反是我的偶像。呵呵,能够得到我衷心敬佩的文坛人物不过三两人而已。
昨天和平华聊天,他又说起大哥的博客,言下很是钦仰,我问大哥的网名,他说叫醉人天籁的,想起张三日志里的醉入天籁,好奇之心大盛。便问平华怎么去看,平华说先百度下老申的博客,再找醉入天籁就可以了。我试了几次,不得其门而入,无功而返。以为是自己太蠢,马上发动了许健、马跃、梧桐花开、栀子花等高人帮我,可惜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一个个乘兴而去扫兴而归,只气得我一佛升天二佛落地的,自然不好怪她们没有尽力,只能转而求那些并不太熟悉的网友。一般的人都很客气,有经验就帮忙找,和我一样的菜鸟就说声对不起。只有一个叫绿色草原的湖南妹子我发了信息她理都不理的,把我气的半死,以为她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进了她的空间看了下,她写的文字差点令我笑掉大牙,又看了她的相册,哈哈,整个一个什么妹,和四川那个出丑弄怪的非北大才子不嫁自命不凡的夜叉有得一拼。哈哈,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网络大了,丑人也不少啊,我赶忙把这个绿色草原删了,还草原呢,那种心胸叫阴沟差不多。亏我还叫了她一声老乡的。
找人不成,还受了憋闷。可我偏不信邪,一定要进入大哥的博客!我咬着牙齿,下定决心,我拒绝了好妹妹,好朋友的聊天请求,一心一意,不进博客绝不罢休。我按平华的指示,首先百度了老申的博客。申,百家姓里的一员,但并不是大姓,排名比较靠后,想不到竟然在网络里建立了博客,用家族的姓氏建博的,我想网络虽大,也仅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吧!我一直觉得申是小姓,有点自卑的,历史上出名的大人物只有一个申公豹还是个大奸臣的,想不到在网络里发现了这么多的伟人、巨人、能人、名人的,自己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的,哈哈,我幸,从此也有了吹嘘的资本。我一页一页地翻着,家门的文字我倍感亲切,可惜我要找的是更亲的大哥,只能走马观花,直到下午五点多,大哥那熟悉的脸才进入了我的视线。找到了,找到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苦心人,天不负,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有志者,事竟成,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哈哈哈,凭我的执着,我这样一个菜鸟,竟完成了许多网络老手也没有完成的壮举!我自豪惨了,我兴奋死了。可我那些妹妹、朋友们为什么不能成功呢?我细细地看了大哥的网名,嘿嘿,大哥原来是叫醉入天籁的,怪不得妹妹们都无功而返了,对不起了,妹妹。我心里怪着平华,是他把入写成了人自的。其实找大哥的博客很简单,百度一下“老申的博客”再搜下“醉入天籁”就可以了,嘿嘿,可惜了那么多的网友白费了那么多的功夫。
关于大哥的文字我不想多做评价,各位感兴趣就去看吧。
大哥不应该做一个作家,他应该是一国元首,凭他的经天纬地之才,慈悲济世的胸怀,一定不会输于老毛之后的任何一任领袖。可我知道,大哥的思想有点偏激,甚至有点落伍,他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他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真实信徒。大哥啊大哥,这么多年,你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怎么就不能改变下自己呢?你隐居桂林,应该忘却江湖,你无权无职,能够改变什么?你一条道走到黑,没有看见明明是条死胡洞吗?只要你稍微机灵点,你还会是个落魄的作家吗?说不定你早就是一方大员了。
曾在网上佩服过两个女的,一个叫竹影香尘,一个叫墨指含香,前者的散文可以,后者的的古诗词不错,但和我大哥一比,高矮立分,判若云泥,说句不客气的话,也就是给我大哥提鞋的料。曾和竹影香尘聊过,说她写的不错,她到有自知之明,说我是没有见过真正的高人,而大哥,就是高人。中国的作家不少,大都是些靠文字卖钱的无良小人,有良心的太少,如大哥样的,真的找不出几个,我觉得大哥的老师——彭凤仪先生和大哥有点相像,师生吗,一脉相承,自然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者/笛音天涯* *编辑/飘忽的云

本文由皇家赌场网址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丧之四(笛音天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