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征路:击缶

2020-03-13 作者:新闻动态   |   浏览(140)

击缶

您别介呀,生那么大气干吗?都是我们不好,让您费心上火了。您是老板,您说怎么着就怎么着。一百多口子还不全是指望您赏饭吃呢吗?您坐着先,消消气儿。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说是要审查审查,要开个会论证论证。审查呗论证呗,上面一点头他们还能放什么屁呀?这个体制就是这个德行,还能怎么着?过场呗,不开会不论证咱们反而不踏实。佛也罢僧也罢,还不都得照着经文念?经是谁写的?您——啊。

再说了,谁知道缶长什么样儿?谁见过谁击过缶?谁说了算?您啊。当今中国谁懂艺术?谁是顶级大腕儿?您啊。你说缶长什么样,它就得长什么样。您说怎么击他就得怎么击,您说要调多少人他就得给多少人。这就叫体制,这就叫领导。

您也不知道?您都不知道就更没人知道了。说句傻逼话,您要知道它干吗?那么多设计公司吃屎的?都他妈给老板画去!您瞧着哪个顺眼就给哪个,完啦。

您没生气?得,就算我放屁。您瞧现在天多好,转眼就瓦蓝瓦蓝的,北京多少日子没见过这么样的蓝了。您瞧这场地多顺溜多舒坦,咱们什么时候有这么宽顺?这就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就叫面子!人家给谁面子?给您啊。

您气的不是这个?得,得嘞。那就是气我们办事不力,您该骂就骂该打就打,您说怎么着吧。您说这狗屎像烤白薯,我立马吞了它!您还别不信,这就是我们团队全体的信仰。

笑了,这才是您的正常表情。说句拍马屁的话,您的笑有种特别的味儿。您知道您有多少粉丝吗?您知道粉丝们都迷您什么吗?我打听过,就是您的笑!这帮女孩不是冲您的片子来的,是冲着您本人的笑!您还别不信,真是这样的。怎么说呢,您的笑里有一种妩媚,不对,不准确。您对女人的理解肯定比谁都透彻,您的笑里透着女人特别喜欢的妩媚,还是不对,不准确。这么说吧,这种笑是欢喜佛的那种,慈悲体贴外加抚摸,带着一种穿透力腐蚀力,一下子就让女人身心俱化立马跟您裸奔裸跳裸喊裸叫的那种。真的,不然不会这样的。您的笑,让全天下的男人没法活,没脸活,活着也就是一僵尸。

去您妈了个巴子吧,还真把自己当头蒜呢。骂人没这么骂法的,发火也不带这么发的,您不是爹妈养的?您不是操出来的?德性。

不就是要来审查论证吗?审查有什么了不起?您从前没挨审过吗?您上杆子追着撵着让人审呢,您恨不得扒光了让人审呢,不审您吃四片安定还睡不着呢,全忘了?

这才几年功夫啊,牛逼成这样了。人家说的很客气,要组一个专家团集体看望您,这不就给足面子了?还要怎么着?国家拿钱请您烧,请您随便烧着玩儿,买炮仗还要听个响呢。牛逼成这样。

不放心怎么了?人家有理由不放心。还跟上回似的,让几个小旗袍大屁股的娘们到吧台上去扭?卖大腿也得卖得艺术点儿,卖国也得卖得曲线点儿,人家老外也有懂行的。人家李安就比您聪明,知道汉奸也有感情,他是为情而奸,奸得就比较有理。就那样奥斯卡也没让他进,着什么急呀。

没发火?不是为这个发火?没发火您冲雨地里去干吗去?下那么大雨是享受激情吗?浑身浇透是为亮肌肉块吗?不瞒您说,您的肌肉还真不好看,猪大肠似的搭拉着。别以为大家伙儿男人男人地哄着您,那是逗您玩儿。知道背地里那帮娘们叫您什么吗?叫您粉条儿!粉丝爱粉条儿,般配着呢。

对了,您手上还抓着一把伞呢,那是我着急忙慌塞给您的,您抓上它就冲锋,可是您没撑开它呀。您还以为那是一杆枪呢。您还要跟大雨搏斗一番?《挑滑车》?那可是长靠武生,真练家。翩腿,劈叉,凌空倒转……就您这身子骨……靠谱吗?

操性!哎哟喂……啧啧啧……我的脚喂,我踢它干吗呀?我跟您置什么气呀,您就是这棵树,一棵大树,大到遮天蔽日的树。我们跟您过不去能得着好吗?我们都在底下等着您下果子呢,我们比牛顿还钝,比窦娥还讹,比色戒还贱。啧啧啧,哎哟喂,我找死啊我?

来电话了?瞧瞧,我怎么说来着?通个气儿?人家怎么不找我通个气啊?您是腕儿爷,您是艺术皇上!您甭跟我传达了,您说怎么着吧?

得勒,我这就布置下去,群发。不就是设计一个缶吗?让他们设计去,谁中标谁得钱,谁跟钱过不去?让他们连夜画,明天出图,下午开会。到时候您瞧着谁顺眼就给谁,完了。

大点儿?当然得大点儿,场面大家伙事儿就得大,这得看谁有悟性了。您放心,《渑池会》还有这出戏呢,中国老百姓谁不知道,赵王鼓瑟秦王击缶呀,我估摸他们也能猜出您的意图来。您不说鼓瑟,让几千人在大操场上弹琴,动静太小不好看,您说击缶他们就明白了。他们也不可能让几千人敲酒缸子瓦钵子,猪脑子也不会那么想。他们一定知道这是集体舞,跳集体舞的家伙事儿该什么样,想去呗。至于集体舞怎么跳,还有演出公司等着招标呢,他们不想挣钱?集体舞就那么回事儿,人多场面大,动作齐了声势到了怎么着都好看,要不动物迁徙怎么成了一景儿?

得勒,请好吧您。

图片 1

击缶

这事儿啊,您还真不能赖我。中标的这三家公司都是您点着名儿让我关照的。我能说给谁不给谁?我敢吗?三一三十一,平均分配呗。到现在还我还让那帮公司操着呢,他们以为我是操盘手,我有生杀大权,我吃了多少多少回扣,我罪名多了去了。我他妈的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我。

这么跟您说吧,我跟您也跟了多年,得了您不少好,您好歹也算了解我这个臭脾气。做完这一单,我就决定退休。真退休了,干不动了,真干不动了。我呢,鞍前马后的,也跟您学到了不少,长了见识,也算没白来世上走一回,我谢谢您,放我一马!

我不是跟您尥蹶子发牢骚,真不是。我是干不动了,有心无力啊。就说这事儿吧,竞标的时候个个都说自己世界一流,中标以后个个都想低进高出,想多挣两个呗。他们是高富帅啊,时间就是金钱啊,效率就是生命啊,人家这么做也是天经地义,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是,LED灯它能坏,一坏就能坏了三分之一,这么高的科技它也不顶事儿。幸亏发现得早,要是再迟点儿,误了老佛爷听戏,那我不得封个斩监侯?

怎么办?增加预算呗,反正里外里都得加,不缺仨瓜俩枣儿。这帮高富帅一肚子坏水,比我坏多了。得勒,我这就找他们去。是得算算账,好好算算。我还就不信了,一坏就坏一片?这么齐整?

十一

扯鸡巴蛋呢吧?你让上千人在大操场上敲瓦钵?敲酒缸也不行,酒缸倘卖无?少来这一套,跟我玩儿里格龙格龙?不就几张购物卡吗?我全部退给你,我还真把你们当成什么大公司了。当初你们那张图纸还不错,描龙画凤的,还真跟事儿似的,体量也够大,如今你就拿一木头框子来糊弄,里头装一瓦钵子就叫缶了?缶就长这德行样儿?搁从前这就叫欺君之罪,早把你咔嚓了,谁跟你费口舌,没那些吐沫。缶什么人敲的?皇上,大王!大——王——呀,缶就这等样子么——?扯鸡巴蛋!

不知道?不知道你来竞标?文化设计?一看你就没文化。还博士呢,我看你够烈士级别了。

对头罗,这就对——头罗。你得懂事儿,这是什么级别的事儿?国家办的,敲给人老外看的,世纪全球级!怎么着也得够吨位吧,办完了还得拍卖呢,这叫节约办奥运。你总不能让那些富豪大佬花钱收藏一破木头框子吧?我琢磨这里头它怎么着也该装着一面大鼓,看着够气派听着够宏亮。方的?方的就不能叫鼓啊?

鼓好啊,你想想,几千号人马且鼓且舞呢,那是多大的声势?那叫战鼓雷动鼓舞人心!谁规定鼓是圆的?如今我们称它为缶,它就是方的。打今儿起,方的叫缶,圆的叫鼓,你的明白?

办去吧,一色儿的硬牛皮,绷扎实实的,又好看又管用。甭跟我这儿哭穷,谁还不清楚谁?我是又要面子又要里子,你要不给我面子我就不给你里子!时间一到,开铡问斩,你甭怨我没帮衬过你。

十二

是啊,这帮坏小子是叫我大太监李莲英,他们挖苦我不为别的,也就是心疼我担心我罢了,那帮公司老板还管叫我盛宣怀呢。李莲英也好盛宣怀也罢,还不都是为老佛爷当差吗?他们俩可都是得着好儿的,李莲英富甲天下,盛宣怀也得着一个钓鱼岛,我得着什么了,老佛爷?也不过就是心脏里多了三个支架!

赏我俩大嘴巴?遮!小李子谢过老佛爷了!

您还真别说,眼瞅着日子一天天逼近,心里还真有那么一乐,这就叫成就感。这一路走来虽说磕磕绊绊,倒也算是大不离谱,小不离调。想想人一辈子,能办成这么大事儿的人能有几个?您也甭赏了,我知足了。我不是跟您这儿玩高境界,我就是一低级趣味的人,我还真是觉着自己幸运。

LED灯您放心,全部换过一遍。我让他们百分之百,万分之万,天天给我试着,临到彩排再全部合成一遍。有钱能使鬼推磨啊,什么时候自己个儿花钱也能这么爽就好了。大把银子满地一扔,甭找了,不够就哼一声,过瘾,确实过瘾。

到这时候,您后退是来不及了,您就是想死,阎王爷他也不敢收啊。一场豪赌?我看不像。到这时候您已经胜券在握啦,跟掷骰子没关系啦。就是局部出点儿问题,那也无碍大局,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就是击缶真击出了差错,演砸了,他们也得大声叫好,好的不得了。这哪儿是您在击缶啊?这是中国在击缶。人家懂着呢,人家养一堆中国问题专家呢。

图片 2

本文由皇家赌场网址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曹征路:击缶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